乌鲁木齐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金融

两村以一堵墙为界村民通行需穿过狭窄墙缝图

来源: 作者: 2019-03-16 04:28:46

两村以一堵墙为界 村民通行需穿过狭窄墙缝(图)

黄土坡北村和小屯村之间以一堵墙为界,想要过界买菜,就得从一个狭窄的缝隙穿过,而且中间还立着一根电杆,过往村民都得收腹侧身才能勉强通过,微胖的人只能绕道而行,人流量大时还得排队挨个“钻”。这似乎成了两个村的村民都习惯的事,这种习惯已维持很多年。

昨天,来到黄土坡北村和小屯村了解情况,村民们无一例外都在诉苦:“太不方便了。”可他们又异口同声地说:“不会有人管。”

现状

大路被堵 村民很无奈

这堵墙约有六七米宽,很突兀地出现在一条路的中央,把这条路拦腰截断。如果没有这堵墙,两个村的街面布局一模一样,大路的一边是河道,另一边是两层小楼(临街铺面),没有人能看出这是两个村,而且分属不同的社区。

如今,几年过去了,虽然仅一墙之隔,但小屯村安安静静,只有少数村民坐在河边聊天,黄土坡北村则热热闹闹,每天早上大路变成一个大集市。小屯村村民要到北村买菜得“钻”,北村村民要到王家桥批发蔬菜也得“钻”,孕妇和微胖的人根本没法通过。

“如果不从缝隙穿过,就得从旁边的绿化带走。如果正好赶上下雨,没走两步鞋就会湿了。避开绿化带,沿着河边走,一不小心就容易掉下去。以前就有人掉下去过,还好没出什么大事。”小屯村村民杨先生说,“就因为人经常走,绿化带的植物根本不会生长。”

村民勉强能绕小道,可车就得绕行二三十分钟,由此出现一件非常滑稽的事:在黄土坡北村租房住的村民将车停到小屯村,然后再“钻”到北村睡觉。

小屯便利店的老板娘周女士说,自从有了这堵墙,营业额就直线下滑。“我们当然是希望能把墙拆了,别的地方都在铺路搭桥,这里反而把好好的路给堵了。谁也不愿意每天钻来钻去。”

原因

小屯村怕货车压坏路砌了石墩

北村不服气紧接着砌了墙

靠小屯村这面墙的前面还砌有两个限制车辆通行的石墩。小屯村村民介绍:“先有石墩再有墙,石墩是小屯村砌的,墙是黄土坡北村建的,简单的解释是,‘你不让我通过,我也不让你通过’。”

大塘社区小屯居民小组的工作人员介绍,早在1997年,小屯村建好时,黄土坡北村还是一片空地,那时经常有大货车开进小屯村,由于道路是村民集资修建的,所以大家担心货车把新修的路压坏,便砌了两个石墩。

后来,黄土坡北村也修建好,北村村民要求把石墩拆了,让车可以通行,但小屯村临街的居民担心货车长期经过会对房屋产生威胁,所以坚持不拆。2009年河道截污工程后,小屯村又重新砌了石墩,黄土坡北村一气之下第二天就修建了这堵墙。

2010年,由于河道堵塞,下水道正好在围墙下面,村民将墙敲开,解决河道堵塞的问题。但这堵墙很快又被砌起来。注意到,除了墙面有两次修砌的痕迹,限行车辆的石墩也有两次修补的痕迹,目前仅够一人通过。

矛盾升级后,两村村民几乎不来往。前两年,有媒体对此作了报道,双方说会妥善协商,但谁也不愿意先退一步,此事不了了之。

处理

北村:只要拆了石墩就拆墙

小屯:石墩有历史原因不能拆

普吉街道办事处城管科一名姓邓的工作人员说:“这堵墙是村界线,没有明文规定村与村之间不能用墙为界线,村民们也习惯了。除了从墙的缝隙穿过,还有另外两条路可以通行。”

该工作人员称,这堵墙是村小组自发建盖的,街道办曾去协调,但这是两个村小组之间达成了意向,到目前为止,他们没接到任何村民反映不方便的投诉,所以不能做任何决定,除非得到上级部门的通知。

黄土坡第二居民小组负责人杨某解释:“是小屯村先砌的石墩,我们努力找他们协商,也提议由我们出钱建一个限高杆,这样就不会有大车经过压坏路面,我们的小车也能通行。但他们不同意。”杨队长说,这两年他一再协商,只要小屯村能把石墩拆了或扩宽距离,让小车能经过,他们立即拆围墙,否则他们坚持不拆。

大塘社区小屯居民小组的毛组长说:“这件事电视台报道过很多次了,都管不了。墙是北村堵的,石墩存在了很多年,我们不会拆,它是有历史原因的。随便北村拆不拆围墙,即使大家不方便也不是我造成的。”

既然是村小组自发建盖,那这堵墙和石墩算不算私改乱建。就此事向数字城管反映,工作人员称将会向辖区下达询问调查通知书,了解建盖墙体的原因及是否经过审批。

王琳

分享到:


广东醒狮队
国产房车
葡萄酒发酵罐

相关推荐